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帝魔。《将世》科幻末日paro

▷推荐结合背景音乐 Between Oceans 阅读
▷短篇,科幻末日paro
▷灵感源于一个梦境,BE慎

京/燕京兆
沪/楚淞华

食用愉快♡

——————————

楚淞华又做起那个梦。
他在一片汪洋之中缓缓下坠,幽邃的海水环绕周遭,像胸膛上的巨石,沉闷而压抑。他无法呼吸,发不出声,疯狂地挣扎惊呼却最终无果。深海之中一片死寂,万年冰冷刺骨而寂寥惝恍,饶是刺破浮世的日光至此,也不得不宣告止步。
窒息的绝望环抱下,他放弃了挣扎,在一片漆黑之中趋渐平静。越沉越深,他渐渐地停下来,可能已经沉到了海底,他想。
他恍然间看见一束光,在寂寞的海底之下显得那样虚幻。他跌跌撞撞地向它跑去,光芒顷刻间四散而开,刺得...

2017-08-04

野心

有朝一日,

我想站在世界最高学府,创作自己想画的画,写自己喜欢的文章。

不求在文绘圈混得风生水起,只愿有人一起欣赏。

学术的氛围环绕周身,作画时的喜悦,写文后的成就。

与杰出之人讨论、分享、共乐、互勉,享这年少轻狂岁月如歌。

爱上不断的提升和卓越,以灵魂为伴,从心所欲。

2017-06-08

盘点一下自己的分账号

@Modest&Respect
上面更新欧美相关的内容。可以从中看到些英文翻译和渣图。

@Modest&Esteem
未来可能更新全漫圈,近期只有更新全职的计划。从中能看到几篇仙侠文,最近很是沉迷写这些,还有一些自己的摸鱼。

2017-04-29

自述。Hongkong University 归国前


重发
不含政治立场
拒绝Exquisite小朋友找麻烦。

——————
名-HKU:明格

“You shouldn't forget from which you came.”
回国的那天,香港在飞机上这样对我说。
1997年,6月30日,20:00。
那时我的普通话还未能讲得流利。
这是什么样的执政府?我自认为对这个国度了解甚少,印象,也仅停留在文献之中,巨大的文化差异令我措手不及。
水墨描绘的壮阔河山,东方觉醒的巨龙,起承转合的方块汉字凝聚成照肝胆、纳泰山的古老文明……这些,就是我所知的全部概念。
“No parliaments,no capitalism,no gentlemen,are there...

2017-04-29

校拟。《南华》ZJU×XMU

这是浙大×厦大的故事。

ZJU:方轶竺
XMU:夏栩
*感谢南大和清华两位姑娘的友情串场。

食用愉快。

——————————

自方轶竺南下鹭岛交流返浙,好似被人下了蛊一般,夜半总做起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雨打三千花落,鹭鸶鸣竹,水月镜花。他身在自己鲜少探寻的南华园,寻寻觅觅,怅然若失。
梦里频频出现一个朦胧的身影,真假难辨,虚实难分。他倍感熟悉却无从忆起,每欲轻唤此人,梦境便戛然而止。为此,他茶饭不思,心结溢于言表,身边人谁都看得出来。
“轶兄,近日可有什么心结?不如与我说道说道,也好帮你拟个法子?”阿南实在看不下去,很是关切地问他。
哪知当事人全然无意识。心结?他哪有什么心结?这话问出...

2017-04-16

校拟。《街市》ZJU×XMU

这是浙大×厦大的故事。

ZJU:方轶竺
XMU:夏栩
两个少年。

——————————
夜幕时分,城内燃起点点微光,明暗交织,光景朦胧,诗意堪入画。
夏栩穿梭在满城的茶楼酒肆间,慌忙地探寻着某个特定的身影——这宋城他不是第一次来了,却仍然不记得路。于一间酒肆门前伫立,夏栩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打听打听,头部便感到一击,他忙哎呦一声双手抱住了头。
“让你在原地等我,偏不听,可让我好找。”
夏栩转身,来者是与他同行的伴侣,方轶竺。夏栩不服气地回应道:“居然还怨我,要不是一回头你就没了人影,我——”话没说完,便被方轶竺塞进一串糖葫芦湮去了剩下的言语。
他这才发现方轶竺手里提着整整一塑料袋的小吃。
二人寻...

2017-04-03

鹭。《逆光》短,校拟有

鹭城和他家985的故事。

厦门:林安明
厂…厦大:夏栩

——————————
午后的阳光很暖。
夏栩穿了件明显比身材大一号的白色卫衣,宽腿带洞牛仔裤,配了双随意露出半截短袜的厚底球鞋。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把怀里的书摞在地上,在柔软的草坪上与温暖的阳光里枕书小憩。
接着他听到轻踏草坪的脚步声,他马上就猜出了那是谁,于是坐起身来仰头看向来者——果不其然是林安明。
林安明穿了一件长款下垂的格子外套,简约蓝白衬衫和黑色挽边瘦腿裤,走的依旧是他那套韩版路线。夏栩很早以前就吐槽说自己不喜欢这套穿衣风格,反倒被对方教育道“等你再成熟些就能理解这种风格了”,他不甘心地吐吐舌头,暗自腹诽全省就属你最小鬼头,也就在我面...

2017-03-19

鲤榕。《败》短篇

梗源于某天突然浮于脑海的极美的鲤&榕。
除去以前闹着玩胡乱写的,这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写古风。可以算成处女作吧。加之第一次执笔这对CP,所以有处理不好的地方还请见谅……
感谢赜赜的人设!

——————————
福州/林缦榕
泉州/陈晋安
厦门/林安明
南平/陈汐伶

鲤&榕人设 @缊袍敝衣。
——————————
廊下莺声啼啼燕舞低回,春风和煦染一池水波未兴,亭台跃金催人倦,长风袭花落,满袖暗香盈。

林安明轻抬前臂拨开身前参差蒙络,清一色月白的直裰上无意沾染些林中新叶,几叶落花搭落发间,宛然一副仆仆之态。他倒未曾留意,踏着满地芳草兴冲冲跑上前去,软糯地投入庭前女子的怀中——

“阿姊——这...

2017-03-11
1 / 5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