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帝魔。糖色 (短篇,一发完)

文:徜徉

CP:帝魔BL

完全是突然来的灵感(๑•̀ㅂ•́)و✧是我心中的真•帝魔相处模式/~最后不是卡肉不是卡肉,真的是写完了(之后他们干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x

——————

“沪,你的嘴里……”

北/京把带来的文件往办公桌上一丢,指着对方的唇,说道。

上/海这才从文件堆里把头抬起来,眼下的浓影毫不收敛地展示出前几日的无眠。他将笔扔在一旁,挑挑眉。

“怎么了?”

“我好像看到一些颜色。”京单手撑住桌面,向前探过半个身子。另一只手捏住对方的下巴,示意他张嘴。

沪略微不爽地看了他几秒,张口。

“蓝色的。色素?”

沪舔舔上唇:“水果糖。方糖用光了,我不喜欢太苦的咖啡。”说完他指了指桌旁:沾满干涸的咖啡渍的杯子,一包包速溶咖啡纸包,空空如也的方糖盒子。

K线图上那可怕的弧度让所有人整整一周无眠。事情令人措手不及,又那样严重——甚至让那个对政治之外的事情鲜少问津的首都也在一周后终于按耐不住,订了直飞上海的机票。而他,背负这经济中心的美誉,在办公室毫无作息规律地工作到现在,才堪堪让那曲线起伏和缓——X轴上的时间是几天之后。

“你该休息一下,为了明天更好地工作。”京放下手,却依然维持着单手支撑桌面的动作,说。

沪回头望了眼窗外,外面已是华灯初上。他沉默了好一会。

“所以,你是为了让我工作,才让我休息?”

“你可以理解为养精蓄锐。或者……磨刀不误砍柴工。”

京指向不远处的饮水机,撇撇嘴,“现在去接水漱口,那蓝色真惹眼。”他绕过办公桌走到沪的身旁,手一按椅背将椅子——连同椅子上的人一起转向自己。方向突然间的扭转让沪赶紧扶住桌面。

京侧侧身,给他让出路。

沪眨了眨眼,忽然笑了,他看向京。“别啊,我们也这么久没见了。”沪伸出舌,用食指触碰舌尖,“干脆,帝都大人您帮我弄干净,如何?”

京挑挑眉,却还站在那里不动。“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

“或许吧。”沪拽住对方的领带,把他扯过来,另一只手环上他的脖颈,勾起唇角——连每个间隙都透着一股骄傲的、不容拒绝的劲儿来。

“我不敢保证K线图明天会有怎样的走势。”京最后矜持了一下,提醒他说。

“我这么重要?”沪眯起眼睛,舔唇。京感觉身上“嗡”地一下,他表面上依然保持波澜不惊,而心底却经历了好几遍冰河世纪。

首都风范是要保持,可作为一个各方面健康的男性,若是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出手,估计明天就该有怀疑首都性别或各项功能的相关新闻了。

顺着姿势,京俯身吻上一片柔软,熟稔地探入舌尖。而对方收紧了环着自己的手臂,又用力向下拽了拽领带,索求更深层的吻。京感到颈部一阵疼痛,皱了皱眉。

沪似乎是依然不满足这些,单手轻车熟路地解下对方的领带,接着是衣扣,皮带……京倒也不急,纤长的手指从对方的耳廓下滑到颈间,接着抚上蝴蝶骨,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解开对方的衬衫扣子。

“别急啊,上/海。”

充满笑意的句子饱含调侃。京又成功地点了对方的火线。沪探过身,咬了京的嘴唇。看着对方因疼痛发出一声低吟,沪仰头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京也笑着眯起眼睛——即使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笑意。他打横抱起对方,往一旁的床上走去。

我早就想问了,你干嘛在办公室放张床。

……所以呢?

现在知道了。

夜幕将这座城彻底笼罩,夜晚的上 海灯火万千,轰轰烈烈地散发着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数千灯火点亮整个夜空,夜晚堪比白昼。

彻夜不眠。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31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