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帝魔。 《落雪》

CP:帝魔BL

文:徜徉

〖……您好?〗

〖京,明早直飞上海的机票,我订好了。〗

他打了内线电话。

〖这是邀请我去你家?做什么〗

〖最近大降温,想让你体会体会南方的寒冷。〗

〖嗯……不好好说明理由,机票麻烦退订〗

说着便要挂断电话。

〖等等!那个……明天,要下雪。十年难遇的大雪,我想……和你一起看。〗

——————

机场。

南方的冬天真的是冷到骨头里的,水汽不凝华、不消散,作对似的从任何一个缝隙中钻入你的肌肤、身体、直至骨髓。

怪不得每至寒冬,他都以各种理由住到我家。想到这里,燕京低头看向腕上的手表。

飞机没晚点,以他的作风,早该到了。

还真是人来人往,他在哪儿呢?……哟,那对小情侣怎么在机场就忍不住了,真开放,幸亏爷不是单身狗。他在出口处站了一会儿,故意不走。双手插进上衣口袋靠到墙上——这个动作如果再配上支玫瑰就更完美了,虽然毫不客气地说简直做作得很,但是女孩儿们喜欢。再加上那副天生漂亮的面孔,引得周围的女性纷纷回头,不管是单身还是现充,是身穿红裙子的小女孩还是清扫卫生的清洁阿姨。

约么着半杯咖啡的工夫,果然,他等待的那人匆匆赶来——华亭拨开里外三层的人群挤进来。“我就知道是你,京!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引人注目!”说罢,拉起燕京的手便向出口走去。他今天穿了一身深蓝色的短款羽绒服,一股居家好男人的感觉油然而生,迷人极了。

而后者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不这样做,我怎么找到你?”

“没有手机吗?”

“担心你听不到。”

“……真是懒得操心你了。”

失去玻璃门的保护,机场外的冷空气扑面而来,冬之精灵从遥远的极寒之地赶来,调皮地在人们肩头跳跃、舞蹈、欢歌……留下冰凉的吻。人们看不到,却能真切地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很冷。

华亭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却发觉对方什么都没拿,“你的行李呢?”

“没有行李。”燕京摊手。

“怎么回事?”华亭摆出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

突然间感到耳畔一热,燕京已经凑近他的脸颊,一只手搭在肩上,“只是到媳妇儿家里,有什么行李可带的?”温热的鼻息打在侧脸,所及之处麻稣异常,燕京故作苦恼地说:“难道你还没有习惯有我的生活吗?”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

“没……有!”华亭一把推开他,脸颊上冒出了与这个冷冬不相称的红晕。“既然这样,洗漱用品麻烦你自己去买。”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疾步向前,燕京愣了一下连忙跟上。

“别这样啊,你不担心我迷失在上海滩?”他分辩道。

前面传来一声得意的哂笑声:“这么久了,难道你还没有熟悉上海的交通吗?”原话奉还给你。

“……”燕京选择闭口不言,谁知道自己反驳后,那家伙又会想出什么鬼点子令自己跳进自己的圈套?记得以前津子说过,这世界上能让堂堂帝都在嘴皮子功夫上占下风的,也只有他华亭一人。

——是吗?燕京若是想,能连说几天不带重样儿,谁比得过?

但他乐意占下风,乐此不疲。

END.

看到天气预报的我超激动地写了这些,准备等到魔都下雪之后就发的。_(:з」∠)_

于是今天的魔都下雪了吗?

没有。

魔都结界果然名不虚传。

评论
热度 ( 13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