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帝魔。圈 [日常30题]

CP:帝魔BL
文:徜徉

和11一起战帝魔日常30题ノ是的我们要搞一个大新闻(gun)
先拿[圈]这道题练兵了,三十题之前没有试过ノ
食用愉快
——————————

“你知道墨菲定律吗?”学校的图书阅览室内,燕云拉开椅子坐到华亭身旁。心不在焉地翻了翻书页,全然不顾手中的书本是不是拿倒了,转过头去,如是问到。

华亭翻书的手僵硬了一下,却稍纵即逝,很快恢复到了常态,头也不抬地答道:“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以及……”

“漂亮!”燕云打了个响指,拉过桌上的草稿纸,拿起铅笔在上面草草画了一个圆圈。画完后推到华亭面前,用铅笔指着它,说:“有学者把墨菲定律具象化成一个圆圈。”

“圆圈?”华亭不解地望着那张稿纸,上面呈现着不怎么圆的铅笔圈。“为什么是……”

窗外传来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嬉笑玩闹声,正值深秋,天色一日比一日渐短。

悦耳的铃声打破了二人的宁静,清校铃,意在催促师生尽快离校。

燕云悻悻地站起身来,拿起根本没看两眼的书,摆了摆手,“明天再说吧,希望能再见,华亭同学。”说完附上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拎起背包,迈着步子离开。

“谁想和你再遇见……”华亭腹诽着收好了自己的作业本,一边套着外套一边转身离去,脚步却轻盈了不少——均由心生。

被遗忘在桌上的稿纸,在夕阳的映射下,铅笔画成的圆圈闪着陆离的光。

……

再见面时是在美术活动室,华亭值日的时候,遇见了正在临摹静物的燕云。

“没想到你还有这等雅好。”华亭搬了凳子坐到他身边,仔细打量着画——浓墨重彩,西洋的油画。画面上,瓦罐、酒瓶、水果、衬布,竟还有几颗鸡蛋。

而燕云正是苦于这些鸡蛋,圆润的线条所连接成的封闭图形,乍一看都是椭圆的形状,而仔细观之,仍有甚微之差。

“我总算能理解达•芬奇当年的苦衷了。圆圈,太难掌控。”燕云使劲挠挠头发,颜料蹭了满脸,红蓝交织,活像印第安部落。

华亭被对方这副滑稽的样子弄得发笑,开始还略矜持地强忍着,后来索性放声大笑,浑身颤抖得不能自已。笑了半天才好不容易从衣兜中拿出纸巾,蹭着笑出的眼泪伸手要给燕云擦掉,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紧接着,拉入怀中。

午后的阳光总是柔软的,从空中旋舞而下,洒上窗台,在地面上落下影子。灿烂的金色软得像是孩子手中的酥糖,柔和、温暖、惬意……正如华亭此时的感觉。

他第一次如此靠近燕云的心脏,头抵上胸膛,怀抱温暖而舒适。两人的心跳声音相互交织,振动了斑驳的尘埃。

与此同时,华亭明显地感觉到,燕云的心跳声有着和自己不一样的频率。

片刻之后,他连忙站起身,后知后觉的表现令人哭笑不得。“抱、抱歉,脚滑了一下。”为掩饰刚才的心动与尴尬,他忙为自己圆场道。

燕云笑笑,没有说话,转过身去挂着满足的笑容重新提笔,在画布上继续添加一层层的浓墨重彩。

“你的成绩足以支持你考上任何一所学校,为什么偏要当艺术生?”没有坐下,华亭环抱着双臂,问道。

画笔走过的路径没有中断,依旧快速地涂抹着流畅的线条,红、橙、黄在暖光里显得异常耀眼。表盘上的秒针走了一圈又一圈,良久,燕云才开口,“一些原因,我没法学习。”

一片金黄的落叶掉入窗中,跌得粉身碎骨,美得惊心动魄。

华亭愣了愣,“没办法学习是什么意思?家庭吗?学校吗?还是你自己——”激动的驱使下,他夺过燕云的画笔,碰翻了颜料。

“你在担心我?”

一句话让整间屋子重归宁静。

华亭别过脸去,一言不发,发丝投下的阴霾遮住了他所有的表情。燕云看了他半天,拿起手边的速写本,翻开崭新的一页,用油画笔粘了颜料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还记得我说的这个圆吗?”他指指那个并不标准的圈。

“墨菲定律的具象化。”

“说得好,”他露出那个和往常一样的招牌笑容——以前靠着这一个笑,俘获了多少女孩的芳心,“还记得它的第四条内容吗?”

华亭顿了顿,回答道:“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他不再追问,心中暗暗腹诽道,燕云这小子什么时候起说话也会转弯抹角了。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华亭不知道这到底是燕云给他的一个安慰,还是……警告。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华亭开始喜欢圆圈。数学课,他将十二边形近似地看做圆形,书桌上摆满了圆形的光碟、闹钟,甚至是鸡蛋。

他不知道这是懵懂青春中产生的朦胧情感,他只是觉得,看到圆圈,似是看到了某人。

燕云转去了艺考班,学业繁忙,自上次在美术室分道扬镳以来,二人已经许久未曾见面。

谁能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呢?

直到华亭从成山的试卷中接到沂津的电话,发疯似的冒雨跑去医院;直到他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中疯狂地捶打墙壁,弄得手部满是淤青和血渍;直到手术室的红灯暗了变绿,手术床上的患者已被被单蒙上头部……

他都没能再看见燕云一眼。

心脏疾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用鲜血淋漓的手拽过沂津的衣领,大声质问。眼泪早已哭干了流尽了,只剩下枯涸的双眼还在机械地睁着。

沂津红着眼圈,静静地拍开他的手。一句一字地淡淡回答道。

燕云不让说。他怕你担心。

仅仅十个字,扎到华亭心里,字字滴血。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是他让我担心,担心的事情就会发生,作用在他的身上,继续令我担心和恐惧……

墨菲定律。

我们终究是陷入一个没有因果的圆圈内。

(有学者把墨菲定律具象化成一个圆圈。)

原来如此啊。这便是“圈”的内涵。

END.

[墨菲定律的第四条本意不是这样,是我写文的时候偷换了概念(惭愧ing),以及最后情节的确发展过快,太困了就这样吧bu请多包涵~]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