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HKU自述(乘机梗)】The University of Hongkong.

偶然翻出来的自述。
这算是唯一一篇自述了……
虽短却很是用了心
香港大学至复旦大学,慈善音乐会途中。
背景为HKU排名下跌。

——

“Ladies and Gentlemen,We have left Hongkong for Shanghai. Along this route…”机上广播重复了第二遍,这一次是英文,飞机已平稳飞行。

我塞上耳机,将播放模式设置为随机播放,向后倾倒陷进舒适的座椅,阖眸小憩。明日去参加与复旦一同举办的慈善音乐会,也借此机会,希望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能够有所收敛吧。我这样想着。

现在已是深夜,机舱内的灯光暗了下来,寂静无声。而我毫无睡意,转头望向窗外,却只看到窗户映射的自己的面孔。漫漫长夜赐予世界它特有的漆黑,暗如幽深海底未曾出现生机的禁域,冰冷刺骨,恍若极光乍现的领域,千年冰封,风雪不停。它太过浩渺漫长,光芒终其一生都无法走完,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拔下耳机,我凑近窗口,将手掌贴在机窗上。刺骨的寒冷从指尖传出,蔓延开来,似乎要侵蚀整个身体。

倍感压抑,胸口闷闷的,一瞬间感觉到周遭的空气似乎耗光了,自己正处于宇宙的一角,不见光芒。

自己并非容易感伤之人,只是心怀忧虑,如同文人墨客般触景生情,不由自主地想了很多。

作为一所高校,本不该频频出现在政治报导上……这段时间来,不仅内忧,而且外患,最新的一纸排名,更是完美地诠释了我的处境……

何去何从?

我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打散了这些烦恼。窗外仍是无尽的黑暗,只有机翼上的灯光还在闪烁。

周围是一片寂静的世界,我闭上眼睛。

再睁开眼时,惊觉一梦已过,窗板不知被谁降下,我活动了一下压得酸痛的肩。冥冥的驱使,使我伸出手去打开窗板,仅推开一个窄小的缝隙,一束光刺了进来,将我的手照射得通红,恍若一绺嫣红的烈焰。

我一口气将它推到顶上,一片白得刺眼的光芒顷刻间四射,眼睛因难以适应而流出了眼泪。

窗外的云在翻滚,碰撞出灿烂的金色。

绝美的、穿心透腹的、超然的光芒。

怎样的灯火才能与之相比?

彻骨的幸福倾倒下来,紧紧地拥抱着光芒,我笑出了声。

困难也好,挫折也罢……哈哈。

我打开了手提电脑,放到桌板上。里面有抵达后的活动事项。

……

“Ladies and Gentlemen,we will be landing at Shanghai Pud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about 30 minutes.The ground temperature is… ”

飞机即将抵达,我惬意地塞上耳机。

——总要走下去的。

我选了一首舒缓的曲子,等待着降落地面那一刻……

END.

评论 ( 5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