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人设。厦门男体

By.徜徉
先发来,以后慢慢改。

——————————
 
姓名:林鹭
含义: 相传远古时为白鹭栖息之地, 称为鹭岛,故取一“鹭”字。
性别:男
身高:179cm
年龄:外表20岁,实际600+(建城至今六百多年)
方言:闽南语
市花/市树:三角梅/凤凰木
市鸟:白鹭
 
简介:沉静温和的外表下隐藏着少爷脾气和腹黑商人的内心,头脑灵活,思维活跃,有时候鬼点子很多。同大多福建人一样,说话语速快,遇到感兴趣的事情出口成章侃侃而谈。作为经济特区,具有很强的经商头脑,重视海外贸易,会赚钱,懂变通,常与广东、浙江的许多城市一起做生意。

家中风景秀美,旅游业发达,拥有“海上花园”的美称。当然不能不提及被称为“世外桃源”的鼓浪屿,神秘的氛围笼罩下,海浪欧鸣配上西洋小楼,别有韵味,安逸悠然,氤氲了浓重的浪漫情怀。

专注于工作,更注重人际交往,如果有重要会议与朋友的约会冲突,自己一定会选择后者。
擅长交朋友,加上会说话,八面玲珑,随机应变,所以非常受欢迎,人缘好,人脉广,当然,更擅长与女孩子相处。
会照顾人,安慰伤心的朋友,绞尽脑汁想出各种方式哄对方开心,即使不知情,也会当一个安静的听者。
对待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会比任何人都认真上心,非常可靠,经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历练,办事效率极高。

偶尔三句话不离经商,擅长贸易,进行交易时沉着冷静,游刃有余,左右逢源,步步为营。年轻气盛,很是灵活。
是台商投资区,与台湾各市关系要好,自己称之为“很好的合作伙伴”。如果你要问其对台湾各城抱何感情,想必得到的回答一定是:“您可曾听说过金门?”

就算荏苒光阴洗去了很多东西,闽南山歌也能信手拈来,芗剧、歌仔戏等传统戏剧仍不时哼唱而起。
擅长制作各样风味小吃,钟爱莲雾,对于米糕情有独钟,将其当作消遣时的零食。
有时候愿逃离商场内的冷气,去到骑楼夜市街,体验市井夜生活。不论是有流光溢彩都市景的中山路,或是墨香氤氲书声漫的顶澳仔,还是酒绿灯红集小资的曾厝垵……每至一处,都有无尽的回忆、说不完的故事。说的清谁家的灯花最火红,道的出哪处的墙角藏梅枝,更是能记得街角阿公的吆喝、廊外阿婆的呢喃……纵然都市繁忙,满身铅华,却早已与这淳朴市井难以分舍。
将饮茶当做爱好与享受,没有特定的饮茶时间,却有意识地留出空闲,约几个家人朋友一同光顾茶艺馆。若是来了兴致,也会向旁人展示自己精湛的茶道。

普通话说得足够标准,些许厌烦最近说福建人说不准普通话的说法。喜欢在普通话之间穿插几句日常的方言(常说“没有”mou4,已经形成口癖),和故人交流时不由得带出闽南口音,同样,也能流利使用商业外语。

出行方式比起乘车,更钟意步行,愿用脚步丈量八闽大地的每一寸土。厦门的公交便利发达,因此也常选择公交。
生活节奏慢,信步闲庭,乐于享受生活,悠哉游哉,自称这样能更好地感受美好,颇有小资情怀。偶尔花费一元钱乘坐公交车,漫无目的地环城而行,直到周围成了一片陌生的环境才随性下车,凭着直觉和方向感找到回去的路,徒步而返。

闲暇时愿意去小街边的书屋消磨时光,喜欢阅读经济类的著作,坐在书桌前面对窗外的小街旧巷,单手支撑头部另一只手翻着书页,身旁一杯卡布奇诺热气缭绕……这样的感觉棒极了不是吗?

自我感觉总是良好的,十分自信,信奉Nothing is impossible的理念。将优秀和成功作为一种习惯,自己称之为“空气一般平常的存在”。

曾经是整天跟在泉州身后的小鬼,将他视作重要的兄长,一声声“阿哥”的称呼背后无不透着敬仰和羡慕。是站在泉州影子中的弟弟,也因此曾在各个方面努力模仿泉州。

曾经默默无闻,未受重视,养成了腼腆内敛的性格,外人对自己的印象少之又少。被他人称为“在近现代抗争中崛起之城”,仅摊开掌心,仔细描摹便能发现一道道伤痕,似乎金戈铁马之声犹萦在耳,刀戟声讲述着“水师提督”,“海疆之要”,“万炮震金门”,“五口通商”的沧沧历史。

而在近代以来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家中的变化翻天覆地,自身性格也改变了许多,从内敛变成外向,由腼腆转为开放,慢热的性子也被极高的办事效率及古灵精怪的头脑所改变,曾经的些许自卑消失无踪——自信,潇洒,沉静温和,却偶尔有大少爷的脾气。

对于自己的过去总是闭口不谈,鲜少提津,自己笑称“平淡无奇,无事可谈。”

是个年轻的城市,近代以来崛起之快,令世界震惊。充满现代活力,即使历史对自己的过去记载甚少,个人仅是对此笑笑,毫不在意。“道路总在向前延伸。”

外貌:栗色短发总是打理得整齐,斜刘海从右侧垂下,刘海梢搭落至下颚,发质柔软顺滑,摸上去感觉极好,令人爱不释手。皮肤像姑娘似的白皙,有南方柔水孕育出的温润,而眉眼间透出少年郎特有的英气,杏仁眼,单眼皮,更衬得自身清纯且气盛。睫毛卷而翘,眼眸为浓得发红的栗色,暖色光线的照射下透出褐茶色,如同冰原上独舞的阳光,好似湖面中粼粼的水波,恰如苍穹内跳跃的晨曦……若是只看外表,能让不少人轻易沦陷。

——不瞒您说,这副外表也是进行交易时的利器。旁人怎么看怎么懵懂年少,全然不知其心底里算盘已经打了几响。

对于衣着很注重,会议时换上西装,其他时间里即使在家也要穿衬衫,系领带。出门前挑选衣装是个问题,无事可做时也可能换衣服自娱自乐,偶尔戴上耳钉,逍遥于山水之间,一派富家少爷的做风。

有台湾送的手环,样式为梅花落白鹭,常年佩戴,从不离身。

最心爱的领带仅在重要场合佩戴,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福州为其挑选,款式从不过时,分外珍爱。

评论
热度 ( 4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