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对戏。民国 五四前夜(耀&燕)

翻出来好久以前的2v2对戏…
感觉意境不错呀,发出来吧
戏友儿气儿好棒的uuu
这儿是一个没什么气儿的民国燕……
如有不妥还请指出
期待各位给评

燕:
[压低帽沿抬眼一瞥,寻觅良久才见花木扶疏下半掩半映的宅门,墙壁上竖挂的“王宅”二字蔓延绿苔,在盛春的黄昏下显得不甚起眼。
踩着纯黑色布鞋踏上屋前青石阶,脚下发出“咔哒咔哒”的清脆声响,上身盘扣短衫上绣着的淡雅兰花在晃动中显出勃勃生机。抬手伸入衣兜确认里面的信函安然无恙,站立半晌才欲敲门,却发觉暗红的院门被虚掩着,心中暗暗腹诽先生为何如此不谨慎,便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
…王先生?失礼了。
[踏上铺陈满地的青石板,四下打量发觉院内与自己早些时日前来时所见景象并无差别,四方庭院绿草茵茵,芬桃馥李芳香四溢,盛开的君子兰更添一抹橙红,正如女儿的一腔报国志,灿烂烧空。
摘下帽子向前探身,略显焦急地寻觅心中所念之人。]
王先生,燕儿有要紧之事。

耀:
[指边杯上缥缈的淡淡白烟渐渐消散直至茶水完全凉透也无心抿一口,视线清晰又模糊周而复始,万千思绪沉重繁杂堆积在脑壳,千真万确又玄虚至极。
无力回天。精疲力竭。怒不可遏。
长时间的托腮动作引得手肘发红疼痛,用力眨了下眼欲保持头脑清醒,微抬眸又将屋内大观环视一遍。仍是无心打扫而落得的一片狼藉,尘埃满地。倒是窗外的桃李杂草在雨水中顽强地活了下来,就着阳光还有点莫名的熠熠生辉。]
要是这些花草能一直茂盛就好了。
[心知肚明此时不可再无动于衷,历史的潮流会自行淘汰失败者,握紧拳头指甲掐入掌心正昭示着自己的义愤填膺,突然间传来的清脆嗓音把自己从空想拉回了现实。听其匆忙的语气看来事不宜迟,又将是福是祸呢。迅速起了身朝她走去。]
我在,我在。怎么了?

燕:
[看到来人后忙转身合上院门,确认无恙后又四下打量,方知此地隔墙无耳安全得很。从衣兜内取出那封一路不敢释手的信函,上用工笔字写着“王耀亲启”,见信如晤,交予来人。]
蔡老先生亲笔。北大、高等豔师范*等校学生召开了会议,会议内容信函里也有提及。
[作了简短的解释后,举头,晚霞的烈焰燃烧了半边天空,飞鸟翱翔,夕阳的照映为其镀上美好的轮廓。自民国初始至今的大事小事仍历历在目,那年的欣欣向荣盎然生机,与此时的软弱政豔府无能外豔交,反差鲜明,令人叹恨。
摇摇头,依旧思绪万千。又想起昨日学生讲给自己的话——与其说是讲话,倒不如说是展露决心,他们说,定当与国死生契阔。
紧握双拳,嘴角现出难以藏匿的笑意,有这样的一代青年,何愁中华不光明、不未来?正因如此,自己才更要尽己所能支持他们才是。]
王先生,燕儿的想法是,希望您明日一定到场。您的露面会给予卖豔国豔贼无比的打击,给予学生们无限的自信!

*高等豔师范:即北京高等豔师范学校,今北京师范大学。

耀:
[指尖触到光滑的信封纸页迫不及待拆开一看究竟,遒劲有力的字体映入眼帘快速默读观其大略,眼前人匆忙赶来的目的已在心中一目了然。原来如此,史无前例又意料之中啊。
如今不过是凭着腐烂的革豔命果实苟延残喘,洋人从未停止以锋刀利剑相对的无情剥夺,谁还能忍受此时政豔府做出的这般自欺欺人的举动。
但未曾毫无希望,譬如手中的白纸黑字便昭示着隐隐若现的光明未来。少年强则国强这真理也许就在这种时刻体现得淋漓尽致。情不自禁嘴角上扬先予一句回答。]
我知道了。
[目光离开信封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她那眼神中映照着残阳如血但丝毫不减锐利,想必内心早已做好义无反顾的觉悟。不言而喻,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换以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斩钉截铁地。]
此时不奋起,更等何时?明天我绝对会到现场的,并且会尽自己所能给予学生们最大的支持。

评论
热度 ( 8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