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校拟。《街市》ZJU×XMU

这是浙大×厦大的故事。

ZJU:方轶竺
XMU:夏栩
两个少年。

——————————
夜幕时分,城内燃起点点微光,明暗交织,光景朦胧,诗意堪入画。
夏栩穿梭在满城的茶楼酒肆间,慌忙地探寻着某个特定的身影——这宋城他不是第一次来了,却仍然不记得路。于一间酒肆门前伫立,夏栩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打听打听,头部便感到一击,他忙哎呦一声双手抱住了头。
“让你在原地等我,偏不听,可让我好找。”
夏栩转身,来者是与他同行的伴侣,方轶竺。夏栩不服气地回应道:“居然还怨我,要不是一回头你就没了人影,我——”话没说完,便被方轶竺塞进一串糖葫芦湮去了剩下的言语。
他这才发现方轶竺手里提着整整一塑料袋的小吃。
二人寻了一处长椅,位置极佳,左侧是万千商铺灯火阑珊,右侧是小路青石春意盎然,好生惬意。
“一会儿有表演,有无兴趣?”
“不去,早看过了。”
方轶竺耸耸肩,暗自腹诽商学院出来的男生果然都这么没情趣,夏栩一眼便猜出他的心思,张口回应道你这个工科生有什么资格说我。方轶竺心说工科生怎么了如今的工科男一个比一个浪漫,不过这话他没出口,一边应着是是是我错了,一边拿出塑料袋里的年糕团用叉子戳起一块伸到夏栩面前,“张嘴,啊——,吃个团子消消气。”
夏栩瞪他一眼,装作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却仍张口咬下,接着含糊不清地问道:“这是与谁学来的?我可不记得杭州人天生会玩这手花样。”
“你们家林总。”方轶竺笑得一脸春风得意。
我就知道。夏栩生无可恋地想着,随后语重心长地对方轶竺说:“阿轶,你可要洁身自好,不能同那人同流合污。”
方轶竺被逗乐了,宠溺地揉乱对方蓬软的头发,忙又喂给他一团年糕。

夜空愈加深邃,道路两侧灯火斑驳,光影模糊而微弱。方轶竺提议向繁华的街市走走,夏栩点头应下。
想不想玩个游戏?方轶竺似乎计上心来,突然提议道。
什么游戏?夏栩茫然地眨眨眼,问。
方轶竺没说话,径直绕到夏栩身后,单手环上对方的双肩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接着他用另一只手轻轻窃取了夏栩的眼镜,果不其然感受到怀里人儿一阵不安的挣扎——他很早便知视觉的封闭会令夏栩极度缺乏安全感,这是对方难以逆转的弱点。
方轶竺坏心地抽走被夏栩紧握的手臂,在他慌张地回身之前,方轶竺拿出小吃包装上的宽丝带蒙上他的双眼,系了一个漂亮的花结。
阿轶?!夏栩慌张地伸手想解开丝带,却在触碰绳结的一瞬间知晓,他故意打上了自己解不开的结。
我说的游戏是——考验默契度。你闭着眼睛,我把你平安无事地带去街市中央,如何?方轶竺如是说,接着握上了夏栩在空中向前试探的双手。
走吧?未等夏栩回应,方轶竺便迈步向前,惹得夏栩一个踉跄。

他们走得很慢,方轶竺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夏栩的不安,夏栩攥着他衣袖的指节略微发白,头上同时渗出细密的汗珠。
“害怕吗?”方轶竺停了下来,隔着丝带轻吻他的眼角。夏栩犹豫半晌,虽然不愿承认,但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如果中道放弃……我不想承认我们两个人没有默契。”方轶竺叹口气,揉揉夏栩的头发,“我们快点结束游戏吧?”
“那是什么意思?”
夏栩刚问出口,便感到脚下一空——整个人被方轶竺横抱起来。“阿轶!”夏栩羞愤地嚷道,一愠之下伸手将方轶竺的衣领扯得皱皱巴巴,“等回去有你好看的!”
方轶竺却摆出一副无辜的神情,又笑得春风得意起来:“那扯衣领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你……”夏栩被他惹得没了脾气,语气软下来,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快点结束游戏……你说的……”
方轶竺笑意更浓,道:“那是自然。”
话毕,向街市方向迈步向前。

END.

——————————
林安明:夏栩你出来!什么叫别跟我同流合污!明年财政拨款你等着!
夏栩:喂?阿轶呀,晚上我到你家住喔。上司闹脾气我们这些做职员的也很苦恼呀balabala……
林安明:……吃里扒外。

——————————
夏栩有这——么可爱!
第一次自拟温顺的男孩子形象,内心跟喝了可乐加曼妥思一样激动。
夏栩和方轶竺名字含义都很直观吧一看就能理解,我就不费笔墨解释了。唯一要说明的是“竺”字:笃行之意,音dǔ。而阿轶本人表示, 虽dǔ为本意,而zhú更为好听顺口,并且还可代表竺可桢学院,因而怎样称呼可依照喜好。
拟人设的时候,着意让阿轶跳出了大众印象里的工科男形象。
还请食用愉快!

评论 ( 3 )
热度 ( 3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