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关于感情观

1.我对于婚姻本着随缘的态度,没有强烈的排斥情绪,崇尚的是自由民主。通俗来讲,我希望婚姻出于自身愿望,而非亲朋好友的一句“你该结婚了”。

2.我期待与婚姻对象保持长久的尊重关系,相敬如宾是最优的相处状态,各自保有一部分独立空间,包括经济独立与人格独立。

3.私心期望婚姻对象能够以理性占据思维主导,并且在情感上不会过度要求我做到浪漫和投入,事业心大于爱情心便再好不过,这样我会认为我们志同道合。理性占据思维主导包括生活方面,例如,因意见冲突而发生争执时,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分析问题的实质与其产生的本因,而非首先发泄不满、意气用事。

4.我承认自身家庭观念淡泊,因而我同样不会过分要求婚姻对象的家庭观念有多强烈,如若顾家,那便是我好运,如若反之,我自然不会强求。

5.基于第四点,我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去抚育下一代,即使有深厚的经济基础和文化底蕴。

6.很重要的一点是希望与婚姻对象能够彼此尊重理解,忠诚而坦诚,不会彼此怀疑对方。例如,我有一些轻微洁癖,因此拒绝任何交换唾液式的亲吻行为,我不希望对方因此怀疑我的感情与忠诚。

7.我不希望对方十分罗曼蒂克,那样会令我感到不适。相对的,冷静、理性、有条理会是最完美的状态。如若有格局、有规划,并与我志同道合,那便没有什么比这更理想了。

8.以上均为我自己的价值取向、情感选择,您也许无法理解,但究其本因是各有殊途。以上想法或许与正在阅读的您相近,或许更多的是相悖,但诚希望各位能够不把自己的价值取向强加于我的头上,不要反驳,也不要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喜欢xxx样的人”,因为这是出于平等人格间的相互尊重,烦请谅解。

2017年9月

评论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