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ce&Mildness

一个正在不停充实自己的透明君。
厦门小伙子。

漳厦的性格问卷/双人

填卷人:肃草/徜徉
皮:漳州•陈怀芗/厦门•林鹭

*请上皮,在每一个QUESTION制造的情景下写一段戏,目的是能体现皮的性格
那么就开始了!

Q1:与关系很好的女孩子相约出游,适逢大雨,两人都没有带雨伞,女孩坏了心情满心委屈,这时你会?

陈怀芗:
啊……下雨了?【雨点开始一粒一粒掉下来,掺着几分凉意,顺着发丝打湿了头皮。明明出门还是晴好天气,完全想不到会下雨啊。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暗云翻涌,这阴沉的势头等会儿少不了一场大雨,而恰好都没有带伞的两人就这么在街头干站着,阴沉沉的穹顶之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反应过来之后,顾不上考虑什么,三两下扯开纽扣,除掉身上的外套,当做临时遮雨工具,给身边的女孩披在头上,然后一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就近的屋檐下跑去。】
呼……总算是没有淋的太惨。【才在屋檐下站定,一步之隔外的世界里大雨瓢泼——山雨欲来,大有天地将倾之势。露出有点侥幸的笑容,转头取下她头顶的衣服挂在手臂上,上上下下把身边的人打量了一番,确认没有淋到太多雨水之后,总算是舒了口气,有点夸装地做了个放心的表情。又伸出拇指,替人抹去脸颊上的小水滴,掸了掸襟口雨水,弯腰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注视着对方】看,跟你在一起,上天都嫉妒了。

林鹭:
[总算找到一处屋檐可供避雨,牵着她的手躲入檐下,抬手抹去她面颊上流淌的雨水,平时竟未发觉她满心委屈的样子这样惹人怜爱。见她意欲张口抱怨几番,食指轻轻放于她的唇前故作神秘]嘘,你听——[不出所料的收获到一副疑惑的神情,仰头,目光穿过雨幕]听到了吗?雨声,神明的歌声。——神明将全部的爱怜倾注于歌中,化为烟雨降落尘世。你看,这个被神明所宠爱的女孩。[说罢转身,目光移向她]你啊——

Q2:雨后初晴,与对方(填卷人)一同漫步街头,忽然一辆汽车驶过,溅了对方满身泥水,这时你会?

陈怀芗:
啧……【睁开眼睛,看着对方泞湿的衣服,狠狠皱了下眉。一边在心里吐槽着司机的眼神儿真差,一边习惯抽出随身携带的纸巾去揩了揩他被泼黑的衣服,结果却不想是越抹越脏,只好放弃,把纸团丢进垃圾桶里,再投以对方一个很不好意思的眼神。】年轻人啊……咳咳,老夫昨晚夜观星象掐指一算便知你今日不宜出门,刚才一激动忘记说了,所以……这衣服算我的,咱再去买一套?

林鹭:
[尽了最大努力才堪堪忍下满溢的笑意,看他双眉颦蹙面露不悦,拿出纸巾递予他,为他抹去身上的污泥并拍拍肩]可别因此坏了心情,这副样子更有君子之感了,现在的姑娘们难道不是最喜欢这样——如“水”温润的男子吗?[也不知算是打趣还是宽慰,说罢,见他面色稍愉,便眨眨眼睛,四下环顾后竟悠然走去路边积水极深的地方。仰起头来眺望远方,也不知心中打了些什么主意。]
啊,来了。[望见了一辆车从远驶近,向路中凑了凑,直到同样被溅了满身泥水而笑意不减。回身向他耸肩摊手,故作苦恼地说]哎呀不好,这下我和你一样了。

Q3:夜晚独自回家,惊觉本来空无一人的家中影影绰绰,似有人影,这时你会?

陈怀芗:
【什……什…什么?!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啊!总觉得房间外面有什么东西影影绰绰,可是今天妹妹随阿姊出门了,家里根本没有人,会是谁啊?还这么……黑灯瞎火的。
有些害怕地抱着膝盖蹲在椅子上不敢下来,头顶白炽灯明亮的灯光让自己比较安心。因为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不寻常的存在,所以对于鬼神之说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态度,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慌乱,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那个,我最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吧?【或许应该早点睡觉。攥着袖口,心里兀自这么说着,可是……可是完全不敢关灯!拿出手机一个个翻看过联系人,又怎么都按不下播出键——这么大个人了还怕鬼,太羞耻了!】

林鹭:
有人盗窃。
[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表面却出奇的平静。盯着影影绰绰的窗口望了一会儿,挑眉,不紧不慢地走到楼道口,几下便找到了电闸]
如今窃贼也真大胆啦?盗窃还敢点着灯火。[一句感叹后拨下了电闸,心中默念十秒,再次拉开,接着重复:暗→亮→暗。大约几次之后,所想已然差不多,便躲去公寓一旁的草坪,拿出手机给自家座机打了电话]
有恐怖电影的氛围吧?哈哈,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何状态[在人接起之前按下了结束通话,估摸着屋内的人现在也已胆战心惊。随手从地上捡起几颗鹅卵石,对准阳台玻璃,一掷——正中。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响,恐惧的喊声也从屋中传出,接着是急促的下楼声。落荒而逃,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哈哈哈,可真狼狈啊?[愉悦地从公寓旁的角落走出来,悠然自在]哈欠……现在该想想明天换玻璃的事了。

Q4:图书馆中(或咖啡厅内)遇见了自己虽是初见却颇有好感的人,这时你会?

陈怀芗:
【正笑语盈盈的对着那位头一回见面的人,本来早就到了离开的点,却由于好不容易有个兴趣相投的人,而私心放任着把时间一拖再拖。手机在腿侧再一次震动起来,残忍地提醒着自己这一次不得不走的事实。大概就是所谓的相见恨晚?说不定呢。】真的很遗憾要和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离开了,我怕我要是再待下去就会有非分之想的。可以问你的联系方式吗?【停下了刚才的话题,眉梢一挑冲对方眨眨眼睛,流利地找了个理由推说过去。又从问服务生借来了笔,打开笔盖帮她递过去,低着眉睫,专注于她写字的样子。最后伸手接过对方推过来的写着号码的卡片,转个面把它放在心口处,冲那人笑着说】总觉得跟你讲话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呢,这个我会把它放在心里的,下一次继续聊今天的话题。

林鹭:
[目光仍旧没能从那人身上移开,图书馆柔和的日光透着晚霞的微红映上她的面颊甚是好看。单手支撑头部另一只手不安分地转着笔,借着良好的视力装作不经意间地一督,她手中书籍的名字便已默记于心,一个闪念的工夫便想起了相关的内容。半晌,合上书本站起身来,到书架上寻觅几何便找到了心中所念之书,手指轻拨书脊整本书随之掉入掌心,愉悦地翻阅了概要,心中唱着曲子走去她所在的位子——她还在那里。]
给你,Of Grammatology、Writing and Difference,法语版。你一定对它蛮感兴趣吧?[停在她的身旁,将书籍送到她的面前]其他语种,在这所图书馆内大概找不到。
不过我有一本Marges de la philosophie,你如果想要看看,我可以借你。[她的脸上意料之中的充满了惊异和欣悦,俯身凑近她,饱含笑意并顺带解释道]能看懂这本书的人不多,今日能遇知音如你,真是难得!——不知道能否与你相识呢?

Q5:与女孩来到游乐场相约,你从熊先生的小摊上买回香草和巧克力味的冰激凌,女孩说喜欢香草,这时你会?

陈怀芗: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呢?唔,先不要说,我猜猜……我的甜心会喜欢巧克力吗?【一手拿着一种口味的冰淇淋,伸直了双臂把它们并排摆在她的面前,歪着脑袋脸上神色有些苦恼,似乎在揣度女孩儿的心思。】
啊嘞?猜错了吗……【听到了和自己猜测相反的回答,有些不好意思。故意露出一副失落的样子,同时毫不犹豫地把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收向自己的一边。
凑近她身旁,看对方开心地接过另一个口味的冰淇淋,于是拿空出来的那只手揉了揉对方的发顶,低头拿下巴蹭了蹭她的耳畔,鬓角夹着淡淡的花香让人很舒服。】嘛……我的甜心就是不一样,总让人意想不到呢!

林鹭:
这样啊……[听到她的话后拿起香草冰激凌在她面前晃了晃,在她伸手拿到之前手臂转过一条弧线,将冰激凌送入自己口中,装作一副可口的样子。意料之中的看见了对方愠色犹生嘴唇微嘟的可爱模样,这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从衣兜中拿出了香草糖粉均匀撒到巧克力冰激凌上,送到她面前。]早猜到你喜欢香草,但我还是想把所有口味所有美好,一点不漏地让你体会。
(徜徉:对不起对不起我尽力了!写成了少女漫里的小男友是我的锅……请看客们一定要忘掉忘掉)

Q6:对彼此说一句话吧

【肃草】徜徉的鹭哥好温柔啊,有点恶作剧的意味呢~有闽家孩子我开心得在天上飞xx还有以后多指教啦

【徜徉】才疏学浅,还望不嫌弃才好(捂脸)。把妹技能MAX的芗哥意外的好戳心////(budui)我要多请教才是bu
再说说鹭的性格?比起风流,说他爱玩更恰当些,花样多还不按套路出牌,蛮会哄女孩。不知道这样的鹭能不能被接受那?ww

(PS.谁能告诉我怎样艾特)

评论 ( 3 )
热度 ( 5 )

© Patience&Mildness | Powered by LOFTER